book.

FindPrice

圖書價格網
數量:1
出版日期新到舊
不限金額
圖書介紹 - 資料來源:博客來
圖書名稱:造反:別以為你們人多,我 1%的主張能占領99%的聲音

內容簡介

  ★《商業周刊》1384期商周書摘推薦
 
  這社會,所有主流機構都只要我們乖乖聽話,
  如果你不想任人擺布、權益被漠視,就得造反──
  占領華爾街、自己發行歌曲、拍電影、「手作」事業、社運學運、多元成家合法……

  過去,這些事只有大企業、大媒體、或掌權官僚才能達成,
  如今你可以、也必須自己辦到!
  不只要發出聲音,還要得到最大的權與益。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教授艾莉莎.夸特(Alissa Quart)透過貼身採訪,
  記錄一群不願隨主流價值觀漂流的「造反者」如何成功發聲,
  從邊緣變成主流。

  這些人不光用臉書按讚、用推特發文,或上網留言抱怨,
  而是有方法地掀起一場持續不間斷的社會改造運動。
  不只為錢、不只為權,更為了活出自己的價值!

  ◎他們把自己的窘境、限制、缺陷,換成能表達自我想法的新語彙,反成優勢:
  ‧躁鬱症憂鬱症患者創造新名詞:以瘋為傲,用來改變誰正常、誰不正常的形容。
   從精神科醫生與世俗眼中奪回自己的人生。
  
  ‧亞斯柏格與自閉症者如何證明自己不是怪胎、而是天才?
   感謝他們用獨特的圖像思考改變全世界。所以我們有了電腦,誕生了矽谷。
  
  ◎你老想紅?視覺得不媚俗、聲音要特殊,才能怪得受人喜愛。
  ‧素人也能拍強片,不靠片商政府導演:一群年輕製片透過民間試鏡,讓觀眾不只看戲也入戲,拍出獨立電影《南方野獸樂園》,勇奪坎城影展金攝影獎和各項大獎。 

  ‧小眾音樂也能大受歡迎──誰是粉絲、誰才是明星?死之華樂團、民謠搖滾歌手吉爾莎貝爾(Jill Sobule)的成名過程最具代表。至於最後誰收編了誰?賈伯斯如何讓一群參與蘋果iTunes計畫的小眾,變成「所有人」的一分子?

  ◎還是要有收入:所以你得特殊、但不能免俗
  ‧提倡素食的食物來源意識組織,透過小小偽裝,重新定義「肉」,讓人道肉品得以走入超市,透過變相的順應,滲入主流。

  ‧想擺脫中間商、庸俗的量產,你的手作要怎麼賺錢?這可不是純粹好玩而已:
  你得從時下最流行但自己無法認同的成果下手,然後把你的排斥變成優勢。
 
  ◎萬一遇上最頑固的堡壘,外面攻不破、咱從內部摧毀:
  占領華爾街運動,就是由深具金融知識的專家與街頭勇士裡應外合,他們的開會
  過程就跟其他商業會議一樣,只是沒有「老闆」。而且他們先竭盡所能,才聽天由命。

  主流,不代表人多,占領,也不是搞破壞,
  而是要扭轉人們基本民生行為的動作,改變大家工作、吃喝和消費的方式,
  所以事事都可以被占領,
  因為只要成功, 換你當主流。

名人推薦

  《號外》雜誌主編兼聯合發行人 張鐵志

  一名新聞記者以敏銳觀察與廣泛觸角,為我們展示一個又一個 異議之窗,少數、另類、非主流,不管你如何定義這些反抗者,他們是夢想與行動的迷人交會,充滿啓發性。──新聞工作者 黃哲斌

  如果你需要的東西跟別人不一樣,就打出一個新的現狀,來滿足你的需求!──台灣獨立樂團閃靈樂團主唱 Freddy林昶佐

  艾莉莎.夸特以稀奇罕見卻引人入勝的角度,為讀者介紹當前豐富多元並數量激增的創意次文化。如果真有造反共和國的存在,我想申請成為公民!!──美國女性主義者、社會運動家、《我在底層的生活》(Nickel and Dimed)作者 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

  艾莉莎.夸特是當代最聰明睿智的文化詮釋家之一。本書融合了她獨具慧眼的銳利分析及同理思考的柔軟心腸,成為一本不可錯過的極佳讀物。本書也用嶄新的角度讓讀者更加了解邊緣人、圈內人,以及我們所有人。──《安靜,就是力量》(Quiet)作者 蘇珊.坎恩(Susan Cain)

  艾莉莎.夸特的這本書,讓身為一個絕對「邊緣人」的我既感到被層層揭露,又覺得有人為我清晰地辯白。想了解邊緣運動是如何、又為何能在數位時代成為我們文化與政治的中心,不可不讀本書。──美國媒體理論家、《當代的震擊》(Present Shock)作者 道格拉斯.羅西科夫(Douglas Rushkoff)

  艾莉莎.夸特是一位敏銳且擅於分析的記者,本書的案例都經過透徹的研究,並在描述時掌握地恰到好處。她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剖析邊緣人思維如何補充主流模式,有時甚至直接取而代之。──美國《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星級評論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艾莉莎.夸特(Alissa Quart)


  現居紐約,任教於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並於二〇一〇年成為哈佛大學尼曼研究員(Nieman Fellow)。

  曾為《紐約時報》週日專欄、《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隔代數位出版》(The Atavist)、《倫敦書評》(The London Review of Books)、《紐約週刊》等眾多媒體撰稿,並持續擔任《哥倫比亞新聞評論》(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專欄作家與特約編輯。

  著有《商標少年》(Branded: The Buying and Selling of Teenagers)與《溫室兒童》(Hothouse Kids)。

譯者簡介

鄭百雅


  畢業於交通大學外文系、中正大學電訊傳播所碩士。

  曾任職公關公司,持續參與兩岸獨立音樂文化研究迄今已屆五年,同時也是自由譯者、芳療玩家和家庭煮婦,育有一貓。譯有《全民書寫運動》、《肉類完美料理手冊》、《大媒體的金權遊戲》。

  譯文賜教:yaerbabe@gmail.com。
 

目錄

【前言】 這社會,所有的主流機構都只要我們聽話

Part 1 把自己的窘境、限制、缺陷,化成優勢
第1章 專家診斷讓我發瘋,我要奪回人生
第2章 性別不再是天生,隨狀況自由流動
第3章 你說亞斯算自閉,其實亞斯是天才

Part 2 視覺不媚俗聲音特殊,要怪得大受喜愛
第4章 素人拍出強片,不靠片商政府導演
第5章 小眾音樂大受歡迎──誰收編誰?

Part 3 有收入:你得特殊、但不能免俗
第6章 食物來源意識:偽裝,然後推翻主流
第7章 手作:去他的中間商、庸俗的量產

Part 4 最頑固的心態堡壘,咱從內部摧毀
第8章 裡應外合,占領!邊緣與圈內串聯

【後記】 不順從!創造自己(和別人)的新身分
 

推薦序

正在燃燒的造反時代,追求一個新的共和國──《號外》雜誌主編兼聯合發行人張鐵志


  島嶼正在燃燒。

  早春的台灣讓人感覺似乎真的革命將致,不滿的火焰一觸即發。

  這確實是一個新的反抗時代。

  當然,這一波的反抗運動早已開始。過去十幾年,媒體描述台灣出現了「我的小革命」──這是八、九十年代台灣經歷的民主化、本土化等「大革命」或者「大敘述」之後,在台灣各個角落,出現的各種社會關係的社會改造;人們在看似完成的形式民主、新自由主義式資本主義以及娛樂致死的時代精神之外,爭取少數的權利與尊嚴,從邊緣集結發聲,挑戰主流的價值與權力。

  這些戰鬥,正符合本書中所描述的在美國發生的種種造反行動。

  作者說,他的主角們「是真的了解什麼是另類思考的社會圈外人(outsider),也可稱他們為社會反抗者(renegade)。他們只是眾多業餘者、夢想家和抗爭人士之中的幾個例子,這些人在美國境內建立了一個國度──「邊緣共和國」(Republic of Outsiders)。」

  他們努力在主流框架之外,用自己的方式生活或以此謀生。由於他們拒絕遵守常規,為了擺脫傳統的束縛,於是運用科技來傳播自己的文化商品或想法,讓我們有機會看到更多元的選擇。而他將這樣的過程稱為「身分創新」(identity innovation)。

  除了深度講述這些反抗行動打開我們的視野,這本書也提出幾個重要提醒。

  其一或許是老生常談:網路的確解放了資訊的生產與傳播,挑戰傳統主流媒體霸權,但「我們不能讓自己對科技的迷戀與網路世界,取代了真正能引致社會轉變的文化參與和運動。」因為有網路的幫助,反抗者可能都假定人們透過網路就會知道或了解他們的主張。真正重要的還是實際的組織工作。

  其二是許多另類文化或者反抗,本來是抗拒主流市場、顛覆主流思想,但很容易就被強大的資本主義商業機器吸納,包裝成「酷」或「反叛」,而只成為商品上的美麗標籤。當然,此書並不是說這些造反行動要去抵制商業體制,而是強調這些「自己來掌握商品化的程度,不是為了要和主流相爭,而是想計畫一種新的、在夾縫中生存的方式。」我們要不斷在夾縫中尋找新的另類商業可能。

  其三,作者強調在這個「後現代性」的政治行動中,我們仍然必須建立起一定的團結與公共行動。她舉例:雖然現在支持變異性別族群的團體越來越多,但維護跨性別權益的法案仍未通過。

  這對台灣也深具意義:幾年前,我會擔心「我的小革命」作為分散的、多元的微革命,固然改變了台灣的深層面貌,但人們是不是也越來越想放棄去改變主流政治、媒體和商業文化,或者只能等著被他們收編?(諷刺的是,政治和媒體都比商業力量更慢地意識到乃至吸納新的社會變化,所以更為腐朽。)

  然而,過去幾年,有越來越多文藝青年,咖啡店老闆、農業青年,日益政治化,甚至激進化,關注土地、環境、台東美麗灣和核四,他們清楚認識到:小確幸的確立不只是只在自己的角落,而是必須透過集體的公共參與,來改變體制或者政策。

  因此,二○一四年三月的台北占領運動就是這一代青年的集體行動。用此書的比喻來說,在這場占領運動中,來自不同領域青年在立法院內、外,建立起屬於他們的「邊緣共和國」,一個神奇美好的烏托邦,並且宣稱:如果此前我們是這個民主體制的邊緣人,現在我們回來了,我們要奪回我們的民主,因為我們才是這裡的主人──幸運的是,他們的人數絕對不只是百分之一。

  而最後,當青年們出關播種,他們會繼續在不同領域造反,繼續開拓出新的價值和生活方式,並且會在必要時一起攜手走上街頭,追求一個新的共和國。

前言
    
這社會,所有的主流機構都只要我們聽話


  有自閉症的藝術家,為了證明另類思考的價值而替自己辯護,因為她身處的這個世界老覺得她有病,想盡辦法要「治好」她。

  金融界裡具備改革意識者受夠了那套腐敗的傳統金融體制,開始著手自創一個銀行。

  在實驗室裡,尖端科學家一次又一次嘗試做出人造肉,希望有朝一日能改變家畜被屠殺的命運。

  宅在家裡的搖滾樂手和小型音樂廠牌吸引了一票死忠樂迷。要不要跟唱片公司簽約?或能不能擠進排行榜前四十名?他們真的從沒想過。

  在一個好萊塢管不到的地方,獨立製片團隊與網路導演實現自己的電影夢想。

  來自各地的躁鬱症患者齊聚一堂,他們對自己的瘋狂是如此驕傲,以至於把那場活動就命名為「以瘋為傲 」(Mad Pride)。

  新一類性別運動人士正努力突破主流社會為女性與男性加諸的既定形象,也挑戰性別本身的界限。

  從穿在身上的T恤到餐桌上的蔬菜,手作者與都市農夫都要一手包辦、堅持親自生產。

  前述這群人,是真的了解什麼是另類思考的社會邊緣人(outsider,或譯邊緣人),也可稱他們為社會反抗者(renegade)。這些人只是眾多業餘者、夢想家和抗爭人士之中的幾個例子,他們在美國境內建立了一個國度──「邊緣共和國」(Republic of Outsiders)。

  本書所描述的抗爭者,都努力在主流框架之外用自己的方式生活,或甚至以此謀生。由於他們拒絕遵守常規,讓我們有機會看到其他多元的選擇。他們為了擺脫傳統的束縛,於是運用科技來傳播自己的文化商品或想法。

  在過去,社會反抗者(往往被認定是邊緣、不正常或不專業的)幾乎不太可能接觸到大眾,也很難改變任何人的觀點。現在,多虧網路的興起,打破了這個局限,不過,網路儘管在大多時候都能發揮正向功能,但偶爾還是有幫倒忙的時候。

  比起多數人只會在臉書按讚、在掘客網點掘(digg-ing)、用推特轉發貼文、戴著象徵各種活動的手環、或上網發文抱怨,來表達各種立場,這些人更徹底實踐他們的信念與價值觀。相較於只用臉書按讚及主流社會賦予的身分,這些邊緣人努力創造一種更貼近真實的身分。我將這樣的過程稱為「身分創新」(identity innovation)。這些新的身分通常紮根於更廣大的社群中,成為挑戰主流文化的強力靠山。

  這群人都擁有一種特質,我認為那是一種後現代(編按:強調特殊性、多元觀點)的認同:他們都屬於某種邊緣群體的一分子,這些成員是因為特定的政治觀或品味聚集在一起。包括在傳統定義上本來就屬於邊緣人的族群,像精神病患者或跨性別族群,他們已在自己的領域中,占有獨特的地位,如「以瘋為傲」運動或跨性別女性主義(transfeminism)。

  以前這些事,只有專家才能辦到

  約在四十多年前,邊緣人創造出來「酷」(coolness)的概念,漸漸成為一種商品,並透過牛仔褲與搖滾樂大量地販售給美國青少年,甚至蔓延到成人市場。而本書中,這些邊緣人的各種行動,就是對無孔不入的商業化現象所做出的一連串反擊。現在,許多抗爭行動儼然都成為是一種與商業文化之間極度複雜的協商。

  就算活在資本主義當道且以市場為導向的國家,這些抗爭人士仍用專屬自己的文化創業精神(cultural entrepreneurship)來回應美國式的創業主義。尤其處在金融危機時期,面對無可避免的高失業率與整體經濟衰退,他們必須靠自己的方式生存,因為除此之外,他們別無選擇。

  以這樣的方式進行身分創新,就等於是把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長久以來,我們所接收的資訊、醫療方式、收看的電影、甚至所吃的蔬菜,都是來自具有權威的官方機構,也就是來自那些接受過體制內訓練、指派來傳播相關知識或產品的圈內人(insiders)。

  他們所做的事,在過去只有專家才能辦到。如今,他們是自信滿滿的業餘者,拒絕只當一個被社會擺布或聽命行事的消費者。

  圈內人與邊緣人之間的傳統分野,現在在某種程度上已經瓦解,不像過去那樣壁壘分明。上一輩的以媒體反抗者來說,在上個世代 他們可能都曾會面臨被主流媒體邊緣化的狀況,而時至今日,現代的媒體反抗者時至今日卻能另闢天地,而且在那裡,他們說的話可能比傳統新聞媒體還大聲。

  主流社會給我的條件越糟,越有利於咱們革命

  本書便是在描繪這樣的邊緣人,同時也包括那些正逐漸步入圈內的邊緣人。書中這些身分創新家所占據的位置,是這個廣大社會從未想過或不願屈就的地方。而他們之所以有此番作為,則是因為某些卑劣的主流機構所致。在我看來,他們就是當初我寫《商標少年》時,那些竭力反對商品置入教科書及企業入侵公共空間的青少年及老師,更徹底地延伸。

  持懷疑論的聰明人或許不時就會主張現在已經沒有次文化了,但其實恰恰相反,次文化現在似乎多到數也數不盡,事實上到處都是次文化,而它們正不斷挑戰著邊緣人與圈內人的概念。

  當我在二〇一二年試著尋找反抗活動的可能形式時,占領華爾街運動(Occupy Wall Street)成為一個重要的例子。二〇一一年,抗議人士組成的混雜軍團衝上大眾前線,用「那一%」與「那九九%」等標語,或甚至是「占領」一字的雙關意義,來形容少數的財富與權力集中者,對比占廣大多數的邊緣人。

  當抗議行動於二〇一一年十一月在紐約祖科蒂公園(Zuccotti Park)被強制驅離,反而讓許多抗議人士以籌劃勞動節抗爭活動、創立占領運動工作群等各種方式,延續了抗爭。

  占領運動留下的其中一項遺產之一,很可能是語言上的,也就是他們那些用來表達述誰在圈內、誰在邊緣的用語:「占領者」是那些位在邊緣的邊緣人,而且以「百分比例」來看的話,他們占公民人口的大多數;他們代表的是著一種另類的創業主義(alternative entrepreneurialism),在他們自創的事業中,他們所「販賣」的是一種概念訴求與一整套的價值觀,而不是一雙高跟鞋或一枚勳章。

  當所謂的專家(政治家、權威人士、武器核查員、危機專家等)似乎每每讓我們感到失望,非專業的業餘愛好者正在這個時代大量湧現。從二〇〇五年卡崔納風災,到二〇〇八年先是銀行倒閉,而後政府提供緊急財政援助,並導致了難以挽回的經濟衰退……這些專家的無能,不僅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更激勵了業餘者自己動手做的精神。

  現在的我們正面臨重大的轉折,看起來似乎所有的主流機構都對我們有害而無利,從那些過度膨脹而終至倒閉的銀行,到充斥著政治說客的政府,以及只剩下罐頭笑聲的娛樂產業。但這其中仍有一線曙光,正如俄國革命家車爾尼雪夫斯基(Nikolay Chernyshevsky)的那句經典名言:「社會條件越糟,越有利於革命。」(The worse, the better.)

  那些未經雕琢、不曾受訓練、甚至是無收入的人們,身上有著某種力量。本書所描述的這些人之所以走上邊緣人的道路,多半是因為他們曾經相信的權威機構不再値得依賴,於是他們只能靠自己的智慧來求生。他們在膚淺浮泛而經濟癱瘓的美國,創造出一種稀有而特色非凡的身分認同。我們都能從這些新一代反叛者身上,以及他們獨特的生活方式當中,學習一二。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5770334
  • 叢書系列: Think
  • 規格:平裝 / 32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服務條款 隱私權政策
©2018 FindPrice
FindPrice圖書價格網